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>企业文化

生活要有仪式感——一次扶贫工作有感

发布时间:2019-01-12 来源:广南县分公司 浏览次数:

  “生活要有仪式感。”这是今年很流行的一句话。

  我以为,生活的仪式感就像《走出非洲》里的凯伦那样,即使在荒蛮的非洲,也会带一套精致的从欧洲带来的餐具。

  我以为,生活的仪式感就像《花样年华》里面的苏丽珍那样,出去买个菜都要重新换一身旗袍,带着优雅的气息。

  我以为,生活的仪式感就像《蒂凡尼的早餐》中的赫本,明明经济条件不好,也每天打扮得一丝不苟,穿着黑色小礼服,驻足在蒂凡尼精美的橱窗前,慢慢地将早餐吃完。

  当我来到广南县西吉村委会贫困户张树兰张大妈家后,我对“仪式感”这个词语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。

  9月29日,我和同事采购了食材和各种用具一起到西吉村开展“十到十同”工作,与挂钩贫困户同吃、同住、同劳动,交心谈心。为了吃饭时气氛更活跃,我们决定在贫困户张树兰张大妈家“设宴”,邀请我们挂钩的其他贫困户一起共进晚餐。在经过张大妈同意后,我们带上食材和用具来到了张大妈家中。

  张大妈家的院子不大,围墙边的花台上种了一些小白菜、辣椒等蔬菜和几株绣球花,张大妈细心地用黑色的塑料网和砖块沿着花台边围了一圈。除了种花草蔬菜,张大妈还养了母鸡和鸡仔,一群小鸡仔在院子里跑来跑去,却没有满地的粪便,整个院子干净又整洁。

  一见我们进门,张大妈连忙杵着拐杖准备起身迎接我们,笑容亲切而朴实。张大妈的丈夫去世多年,张大妈自己因为腿部患骨质增生,腿脚行动不便,只能杵着拐杖艰难行走,儿子儿媳在外省打工挣钱,逢年过节才能回家,平时就张大妈自己一人独居。张大妈乐观地说:“国家政策好,之前也去医院治了,但是这病治不好,只能靠吃药控制,走路不方便我也很少出去逛了,平时就在家里看看电视,村里的妇女也会经常来找我聊天。”

  我们准备晚饭时,才发现不仅院子里干净明亮,连厨房、堂屋里也整整齐齐,屋子里虽然简陋,但是每一样东西都摆放得井然有序,所见之处没有蜘蛛网,桌面上、厨具上也没有油渍和灰尘。从柜子里拿出的碗碟一点缺角、磕碰都没有,好像新买的一样,听张大妈说后我们才知道,原来这些碗碟都是十几年前就买的了。我们不禁感叹张大妈的勤劳和乐观:“大妈腿脚不便,这家里都那么整齐干净,可见年轻的时候更是勤劳能干呢!”张大妈腼腆地笑着说:“我年轻的时候就带着村里的妇女一起做面条,不过现在都喜欢买工厂里做的了。我在家里也没什么事,就喜欢收整收整,自己看着舒服,住着也舒服。”

  张大妈并不懂“仪式感”这种新鲜时髦的词语,但她的生活态度让我真正领悟到什么是生活的仪式感。张大妈家中的干净、整齐不是因为有客人来才刻意打扫,而是为了让自己居住、生活得更舒适。没有因为行动不便而放任生活的邋遢,没有因为独自居住而放弃生活的乐趣。

  我不禁思考,生活里真正的仪式感是什么呢?是一套精致的餐具吗?是一件优雅的旗袍或者礼服吗?

  我想,仪式感的重点不在于“仪式”二字。仪式感其实就是一种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,是对自己、对生活的一种用心,是即便一个人时,也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,永远不懈怠、不懒惰;是即便命运不公时,也要时刻发现和享受生命带来的美丽和乐趣,永远不抛弃、不放弃。

  生活的仪式感很简单,就是用乐观、认真、趣味的态度,去对待生活里看似无趣的小事,去体悟生命中的乐与爱,寻找别样的生活之美。

 

  (广南县分公司  王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