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>企业文化

 到丘北县腻脚乡这个地方,文山州本地人更多的是认识他的香气——有“文山小茅台”之称的腻脚酒,殊不知,现在的腻脚乡更厉害的是烤烟产业。姑且不论天时地利,就是农户种植积极性和种植技术的落实,也要好于丘北县其他乡镇。说起这其中的缘由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——腻脚烟站站长姜继孔。 

示范烟种下定心丸

  腻脚乡种烟历史悠久,但一直以来都是粗旷的生产方式,不但烟叶质量高不,而且废水、废工,种植成本不断增加。2016年全乡大面积推广种植膜下烟,这种种植方式更适合缺水的腻脚乡。但对于新技术,农户的种植积极性一直不高,甚至持怀疑态度。在多次走访各村寨,深入了解了这一情况后,干了20多年生产工作的姜站长明白到,农户一旦有了抗拒心理,如果没有实实在在的成绩摆在眼前,做再多的宣传和培训效果也不会太好。他早早做了打算,在丘北县局(分公司)开始育苗工作之前,组织合作社技术人员提前做好育苗准备,把膜下烟的种植成效栽给烟农看。姜站长说:“我们是负责把好的烟叶生产技术教给烟农的,既然农户有疑问,那我们就拿出实际行动干给农户看。我们教的技术好不好,管不管用,农户自己去评价。”于是乎,一瓢水栽膜下烟的示范工作有序推进,一墒墒膜下烟示范地如雨后春笋般在腻脚乡大村小寨悄悄生长着。

  地白村民委西里古村小组王大爹说道:“其实烟站经常搞培训,对于膜下烟的栽法我都懂,但这个烟活不活我不确定。如果不是有姜站长他们提前种植示范烟”王大爹指了指眼前的两墒示范烟,“看到了效果,我也不确定有没有信心栽好膜下烟。每次出门干活都要特意到这来看看,就像吃定心丸一样,看着心里舒服。”

  “跟农民打交道,最重要的是将心比心。农户挣的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血汗钱,也许他们的知识有限,理论上的东西理解不深,但也只有他们能切切实实地体会到黄土地带来的希望。”姜站长说到。

不惧威胁腰杆直

  烟叶收购也有过一段灰色时光。因为烟叶收购的巨大利益,常有烟贩子从外地低价收购烟叶,然后悄悄拿到烟站来卖。“还记得那一天上午我在公司开会,下午才回到烟站。一进到仓库就看到刚推进来的烟并非我们本地农户种植出来的烟,那样的烟叶质量根本就不符合公司的要求,已经进库的17车烟全都如数退回。这一退,自然得罪了那帮烟贩子。”说到这段“黑历史”,姜站长仍是面带微笑,好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。“那段时间总是不断有人到烟站来闹事,甚至威胁我要把孩子扔到河里。说实话,这样的事情从来没遇到过,但我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。”有过这样的经历,姜站长在工作中不断反思,是哪个环节的疏漏可以让烟贩子有机可乘,从此也更加注重在面积落实和烟叶收购合同管理工作,确保曾经的“威胁”不再重演。

  “面对利益冲突,只要我们挺得直,站得正,就不怕烟农任何的追问。自己堂堂正正,跟农户清清白白,这颗烟才能更加茁壮的生长。”姜站长补充到。

善于沟通的贴心人

  作为一站之长,不仅对外要懂得与烟农沟通,对内也要清楚如何用人。每年的收购时节,数以百号人进入烟站工作,如何协调好各个岗位相互之间的工作,是个系统工程。“对我来说,最重要的是沟通。”说到对下属的管理,姜站长如是说。“通过沟通,根据个人的特点来安排岗位是最合适的。比如仓管员,除了清楚地知道烟叶级别,更需要十分的细心和耐心。尤其是在收购高峰期,工作人员打包赶进度到凌晨1、2点是常事,结束后还要细致清点烟包数量,这些都需要仓管员事无巨细地指导、监管。在选人时,要特别注意每个岗位所必须的特质,这样才能保证烟叶收购工作的规范开展。”

  面对腻脚一个站两个收购点的特殊情况,收购期间的协调工作显得异常重要。姜站长补充到:“农户经常在两个收购点来回跑,观察收购情况。如果我们在烟叶级别上出现偏差,那烟农自然就会有意见,收购工作就不可能顺利进行。所以,两个收购点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收购眼光的统一,甚至要比只有一个收购点的烟站更细致,更严格,这样才能确保全乡烟叶收购的公平公正,才能对得起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。”

  烟叶工作无小事,维护烟农的利益更是头等大事。姜站长说,从他20岁开始从事烟叶生产工作,在这20多年的岁月里,他亲身经历了烟叶生产工作的进步,也亲眼看到了烤烟带给老百姓的实惠,这是一棵不断向前发展的烟,是一棵有责任的烟,更是一棵带给山区老百姓生活希望的烟。他正在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,学习这棵烟,掌握这棵烟,教会老百姓栽好这棵烟。

  文山烟草人,撸起袖子,加油干起来吧!

  (宋世晶)